• 正月初十到南京,正赶上化雪。路面湿嗒嗒的,屋檐也噼里啪啦的落雪水。本以为年初九晚上那场雪会碍了我们的行程,其他动车路线大多停滞,偏我们这趟高铁正点儿,黄历上有说正月初十宜出行。

     

    一小时的车程出站转地铁,而后出三山街地铁站,我们便拉着行李箱行走在湿路上,要小心路边、树上、屋檐无处不在的雪水,绕过整个夫子庙景区也就到了桔子酒店。这次的房间比以往都小,却有个的露台,推开门便有雪后清爽的空气流进来,阳光照着温暖又清新。

     

    这是第二回冬季来南京,站在大石坝街桥头,瞧见眼前净素的秦淮雪景顿时已觉得不枉此行。时而有游船来往打破这安静,也是我站桥头对景捏片儿才引得些许路人围观,或许于本地人而言,这景色早已见怪不怪了吧。

     

    路上处处是扫雪场景,又赶在年节里,这样的南京稍显忙碌。夫子庙景区更是人流熙攘,好多很多年没见过的荷花纸灯以及足有一米长的冰糖葫芦什么的,在家没感受到的春节氛围在这儿体会了。

     

    头天晚餐在水游城的【大城小厨】,这是去年来时没发现的饭馆儿。正赶上饭点儿了还是怎么着,餐厅里满眼望去尽是人头,人一多我就感觉这家饭菜很香的样子。装修花了心思,用了可多木头,使用的食材也都整齐的码在木头格挡里,用什么牌子的食用油、哪家的糖桂花、花雕酒、银耳花椒干贝也一坨坨塞在大玻璃瓶里,看起来是挺实在的感觉。

     

    这间店的另一特色是半开放式厨房,这真真儿是近些年很流行的餐厅模式,看得见干净整洁的厨房,看得见厨师在不远的厨房忙活,食客吃起来好似会多一份安心。

     

    都是很小的方桌,布局紧凑,桌与桌的间距貌似只能容一人侧身通过。点了两道热菜,一道凉菜,一份面,一份点心,两份粥,两个女生吃这些,薛微的有点儿多,以至于这么小的桌子容不下所有菜上齐,得撤下吃完的一两个空盘子。隔壁桌俩女生总共才点两个菜而已…

     

    馆子装修的好看不算,做的东西好吃才是关键。菜是逐个儿间隔好久端上来的。

     

    咖喱鸡块。要不是点的东西多怕吃不完,我就要碗米饭了,这是不错的下饭菜昂。

     

    忘记名字的豆腐。蟹黄豆腐?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只记得尝一口之后就不停的往嘴巴里送,芡汁裹着豆腐一口下去是饱满的口感。

     

    盐水鸭。真没我们大虚线的好吃,这鸭子瘦肉太多,感受不到皮的部分带来的咀嚼快感,肉也比较干,不及我家菜市场那家卖了二十多年的盐水鸭铺子的鸭子,鸭皮偶尔过肥,但鸭肉一直是有层次的滑口。最后剩下好几块,其实是吃不下了,也算是对食物不喜欢的无声抗议。

     

    忘记名字的拌面。服务员特意叮嘱要趁热拌开来吃,可惜我没照做,所以面凉后成一大坨拌起来比较困难,趁着还有点儿热乎气儿,俩人几筷子吃完一盘子拌面,尽管凉了些可是面条还是很弹牙有嚼劲,肉末吸饱了酱汁,拌着面咬下去好像有汁溢出来。

     

    忘记名字的点心。相比较这三个点心的模样和味道,我更喜欢盛放它们的碟子。这点心的造型活脱脱像里头包了个大元宵,吃下去果然,真是一颗油炸元宵,瞬间把喉咙噎住…

     

    忘记名字的粥。若知很大一碗,我俩点一碗意思意思得了,以为是袖珍小碗才点了两碗,终究要剩下小半碗白白浪费。杜绝浪费,点餐需谨慎。

     

     

    新街口附近抄纸巷的【和食佬】餐厅,打外头看就是平平实实的小饭馆儿,菜却实在是好味道,价钱更是亲民。自上回与小熊瞎逛逛到这里吃一回之后偶尔念想,这次被出租车司机载到巷口,走几步路找到另一间分店。

     

    石锅豆花鱼。无论豆腐还是鱼肉,都是鲜嫩滑口。

     

    椒香鸡。总共点了这俩菜,与上回点的一模一样。石锅豆花鱼是一锅安静的样子,而后来端上来的椒香鸡则是一盘热热闹闹的景象。色彩丰富的青红椒们与鸡肉一起吸饱了汤汁,浓浓的挂在身上,单吃菜椒配饭也能下咽。而鸡肉呢,我是形容不出那种味道喽,就一味的啃呐啃呐啃呐…

     

     

    吃火锅的经历有点儿意思。网上找了家叫【苏大姐】的点评挺高的火锅店,晚餐时间寻摸过去,手机老虎地图一直开着,可是都走过了指定的点儿也不见任何苏大姐的踪迹,问路边店老板,手一指说就隔壁院儿里,心里“yes”一声,马上能吃到麻辣辣的涮毛肚了!

     

    穿过敞开的院门俺俩径直往里走,眼前杵着一座叉叉宾馆,火锅店在二楼,可是整栋楼都黑灯瞎火寂静的令人发毛,静的能听见高处屋檐雪水融化滴落的声音… … 俩人僵在宾馆门口,望着眼前的一切迟疑片刻还是硬着头皮进去… … 看到旋转楼梯扶手挂着凉茶广告更加确信【苏大姐】就近在眼前。

     

    结果是,【苏大姐】确实近在上了二楼之后的眼前,却,妈的蛋关门了!透过玻璃窗照进来微弱的光,照射眼前这看不太清楚的场面,恐怖片场景来了… … … …心凉一半儿,俩傻娘们儿仓惶下楼之后才喘上一口长气,我们对视狂笑。

     

    朋友开始喊叫饿,用老虎地图搜寻附近的火锅店,锁定900多米之外的【三只耳】。真是坑爹的900多米啊,沿大路走了很长一段过俩路口右转,单是这一段已然有900米了吧,右转过马路直走一段小路再左转走上一段,【三只耳】才出现在路对面的前方。我走的兴起,对没走过的地方总是好奇,可朋友喊叫又饿又累,囧… …

     

    火锅味道着实一般,只有一道菜“老油条”深得我们喜欢,吃完一份又点一份。尤其是这老油条要放进番茄锅里翻煮,片刻夹起,外酥里嫩还裹着番茄的酸味儿,一口下去还能感觉酥脆的响声。

     

     

    食罢已是晚九点多,火锅店位置已是我熟悉的地理范围,不用老虎地图也能摸回酒店。我提议步行回去消消食,可我那亲爱的朋友说累说冷,好吧,路边拦TAXI… … 吃一肚子东西回酒店怎可能躺得下去睡得着呢?后来还是溜去夫子庙转上一大圈才回去睡得舒服觉。

     

     

    在宜家吃的早餐,较之去年春天三个女生来宜家吃的那顿早餐,我们这顿算简单了。那次是哪个看着都好看,什么都想尝尝,一结账,好嘛仨娘们儿一顿早餐吃了小一百。还是那句话,浪费可耻,点餐须谨慎呐!这次哪个好吃?鸡排最得朕心,下回要double~ O(_)O

     

     

    晚上买几瓶水果酒回酒店慢咗也是乐事,各种颜色各种口味,虽说我喝这个都上脸,也还是上瘾这如同气泡水的酸甜口感。

     

     

    这三天的行程里,我本打算去找一家日本料理吃吃,第三天行程也为空,所以乘公交慢悠悠往计划中的日料店方向走,到近新街口听公交广播一茶一坐,我俩便评价了几句,随后就嫌日料店太远,居然决定去【一茶一坐】… …

     

    这是什么狗屁决定昂,居然会被公交广告忽悠。很早前从装逼犯们口中听过【一茶一坐】,可是当我们到了地方落座,无论从店面装修、就餐环境,以及白目的服务态度都没发现这里具备任何装逼的条件。

     

    特别是其中一位女端菜服务员的白目程度,那天若是赶上我大姨妈就直接开骂了,她会在你面前愣神哎,她会甩你很嫌弃的白眼哎,很怀疑是不是她大姨妈到了。憋着火吃饭,直接影响到我看面前的所有菜都不顺眼,更是影响我俩的就餐心情。

     

    吃了什么菜通通不想点评。点了份忘记名字的水果茶,还算能入口,但是份量太少有没有,茶具再好看,服务态度差有什么用昂… …

     

     

    第三天下午,在【青果】发呆,是三天来感觉最舒服的体验。任何文字来形容都是多余,我就喜欢如此的环境以及偶尔这样的状态。

    Category: 食之味
  • 2013-01-24风腌的味道 - [食之味]

    进入腊月,家人开始腌制鸡鸭鱼肉,实实在在的这四样都有,对此我从来也不感兴趣,每年偶尔动上一两筷子而已,总觉得吃新鲜的最好,为何非得风腌它个二三十天。

     

    这只能说明我的食界观还是狭窄的,任何一种食物的存在,自有它的价值。多少也是受《舌尖上的中国》影响,之后对需要繁琐工序需要时间转化需要认真对待的民间传统食物都颇为好奇,只有自个儿了解了整个过程,方才知晓,这叫:讲究。

     

    鸡鸭鱼肉都是在菜市场宰杀洗干净拿回来的,当然还是要再反复洗上几遍。把里外涂抹上盐,闷在桶里一周左右,再挂在阳台上风吹日晒几天,看着肉都变了色,把它们放进兑了各种调料汁儿的锅里煮,接着继续风干。看着家人们系着围裙认真进行着每道工序,之后吃的时候会觉得碗里的食物更香一些。 

    抬头望着阳台上一排风腌的肉类,似乎这样才更有寒冬腊月的氛围,更有平常百姓家过日子的韵味,更有所谓慢生活的平实小调调。

    前儿午饭看着家里新烧的腌鱼烧黄豆,那些暗红却泛着光亮的白鲢鱼肉块引得我不自主的夹上一筷子。直到拌着糯香的米饭吃完一整块鱼肉和碗里的黄豆之后,除了稍许依旧不能接受的咸之外,竟发觉是挺有嚼头且越嚼越香的。

     

     

    早上听妈说,中午要烧个鸭腿,不知那又是怎样的一种味道呢?

    Category: 食之味
  • 双休在家,多半是在床上窝到午饭时间才下床吃饭,家人做饭我刷碗。偶尔也自己动手弄些吃的,恢复从前在外生活练就的厨艺。叔叔家的侄女儿送的两大包意面,家人不知怎么弄,从前我也懒得研究,后来小熊来家做了一次肉酱面我们吃得甚为开心之后,那些被我装在透明罐子里的螺旋面和蝴蝶面也就那么呆着了。

     

     

    其实我是不确定自己能做好那肉酱,好在意面还有其他做法。

     

    某回家人外出留我一人在家的几天,被动的想改善自己伙食,就去菜市场买来洋葱、肉末,配着剥好了存在冰箱里的豌豆,切切、泡泡、煮煮、炒炒之后也成就了一顿简单好味的午饭。

     

    冰箱里冷藏的豌豆,要提前取出在凉水里泡着;在水里切洋葱,眼睛一点儿都不会被呛到;菜市场里专门卖饺子馅儿和腌鸡翅的冰柜摊位,三块钱的饺子肉馅儿就够我这一顿炒意面了。

     

    相比较后来的炒意面,煮意面的时间更长更要耐得住性子。煮意面不比煮挂面,意面的密度高、筋度也高,对于我这种生手来说煮起来比较费劲,十几分钟才煮到正好筋道。接下来还要翻炒,所以千万不能煮过。盛出意面,倒出面汤备用。

     

    肉末易熟,温油小火翻炒最佳,见肉末变色即可盛出;接着就是大伙一起进锅炒的欢腾时刻了,先把洋葱豌豆炒个半熟,再倒意面和肉末,加调味料、些许面汤继续欢快的翻炒,汁儿收的差不多也就可以盛盘了。

     

     

    其中的好味,只有自己做了才能尝到哦。

    Category: 下厨房
  • 一直羡慕广东人吃早茶的那股子状态,装修简单的铺子、几台吊扇缓慢的运转,客人慢悠悠的吃喝,翘着二郎腿翻看报纸,一切都是很有时间的样子。而我一直把跟敏敏早餐的日子与之相比拟的。 

    尽管入冬以后,我们再没出去吃过早餐。想之前暖和天儿时,我俩隔三差五的迎着太阳东升步行去附近吃早餐,挽着胳膊边走边聊,边吃边聊,我端汤她等包子,我拿筷子她取小咸菜什么的,这也是美好一天的开始。

     

     

    今年这天儿冷得厉害,连从来不穿羽绒服的妹妹也添了件长羽绒服,冬雨下起来也会有夏雨般的激烈,那雪更是,说下它就下了那么厚了。天冷是我们不再出去吃早餐的原因之一,而单位考勤严格起来是我们不能再放肆的利用上班时间吃饭的又一原因,囧。

     

    不过,总还会时不时念想那些味美又实在的早餐们。

     

    花墙牛肉汤要加几滴醋才能出鲜,切成超薄片儿的牛肉,浸热汤之后立马变软有嚼劲,切成细丝儿的豆腐皮和红薯粉条被汤浇的瞬间也有的另种味道,后来我们都不要千层饼每人只要一碗汤也能管饱;煎包从来我只吃肉馅的,她的蘸碟儿总是辣子多于醋,天气越冷我们越需要续添一碗免费的汤;杭州小笼包的老板夫妇从来容不得顾客说他们家东西丁点儿不好,我们也偶尔吃着包子馅儿没熟透的样子,好在鸡蛋汤暖人脾胃,一如既往的干净好喝露天座位的那家生煎,底儿酥面儿嫩,不用蘸汁儿,泡在他家的面筋汤里也是好搭配;金黄色热气腾腾的阿牛锅贴饺,每一锅掀盖儿的瞬间都令人垂涎期待 … …

     

    刚才出去一趟,险些被风吹麻了脑袋,看来又是近飘雪的一天。如此冷的天,那些早餐便只能继续想想罢了。

     

    Category: 食之味
  • 提前离席的婚宴,门口撞见即将二次入场的新娘新郎,短暂寒暄后匆匆下楼。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是有多久没擦过睫毛膏的眼睛,今天有点儿美。

     

    向来少去婚宴凑热闹的我,非关紧要人的婚礼从不去。今儿的新郎是打小认识的玩伴、小学同学、高一同学,只是随着年纪的增长以及各自在外的缘故,话越来越少。他自小话少,却生得可爱的大脑门,儿时是小小的个子,说话慢吞吞。

     

    后来家中变故,待我们高一再做同学,他更是不曾多话的忧郁男生。记忆中他总是一个人背着书包安静走在路上的样子。我也曾想与他说话,因为我知道他心里锁了什么,可是尝试了也失败了,他依旧一个人安静的走在去学校和回家的路上。

     

    我也偶尔在拉窗帘时望一眼对面二楼他的窗户,亮着灯的房间,有他的一半身子,另一半埋头写作业却被墙挡着。我也不知他有没有看过我的窗户,也许那时他根本没心情来看我的窗户。

     

    可是他心里遭受的苦难,我也在遭受,为何我更同情他而不是自己,也许,至少我还会欢笑、打闹、交知心的好朋友,过着跟其他同龄人一样的高中生活,可是他,总是给我默默一个人的印象,我只是希望他能走出去,只希望他可以开心一点。

     

    几年前某次回家同学吃饭,那时他已然腼腆的笑开了,说着好听的普通话聊着天南海北的事情,稳重的不同于他人。我回家后这两年,时不时在单位碰着他,也不过是打个招呼说上几句的样子,听说他工作卖力又勤奋,扛起了男人的担当。

     

    今天,在他的婚礼上,他是那么稳重那么自信笑的那么开心,我们都知道今天的一切,源自他自己的努力。人是会变的,会从当时那个忧郁的男孩变成现在这个稳重的男人。

     

    嘿,同学,今天我来参加你的婚礼,认识了近三十年,或近或远,看到今天的你,好为你高兴。

     

    Category: 感情事